子为母受精

    我和老婆小音去南京。因為兒子傑文在南京上大學,下半年就畢業了,前幾天來電話說和女友李雪確定了戀愛關係。李雪的爸爸是南京一家集團公司的老總,他畢業後就去那家公司上班。我和小音很高興,傑文頻繁的更換了許多女友後,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好的結果。我們這次去南京就是和李雪的父母見個面,把婚事定下來。

    到達南京已是下午6點,傑文和李雪接上我們就直接去了一家四星級酒店,李雪的父母已經在那裡等候了。雖是初次見面卻沒有什麼陌生感,彼此親熱的握手問候就入了席。

    「今天我們在這裡為親家接風,也算是為兩個孩子定婚吧。」李先生風度儒雅的舉杯。

    酒過三旬,大家就很隨意的聊了起來。小音和李雪的媽媽愛蓮湊在一起悄悄的說著,邊說邊笑,還不時的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李先生,看的出她們的話和我們有關係。飯後回到家,這是一座二層的別墅,很氣派。我們被安排在二樓的一套臥房,愛蓮放好澡水對小音說:「親家母,你先洗澡吧。」又對我說:「你也到我們臥房洗澡吧。」說著把我領到另一套房間裡,為我放好水就出去了。我泡進木製澡盆裡很舒服的閉眼休息,一會兒,愛蓮**著進來了,看我吃驚的發楞,她笑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們家的事傑文早就對我說了,剛才小音還說了你們和芳芳一家的事,真羨慕死我了。」說著就泡進浴盆緊靠我坐下。一切都明白了,我立刻興奮起來:「哈哈,都是性情中人呀。」我摟過她開始在她的全身撫摩,她也握著我的雞八:「啊哈,有其父必有其子呀,怪不得傑文好大的雞八呀。」

    「那小子**的你舒服嗎?」我揉著她的**問。

    「他好會**呢,是你教的吧?」她浪笑著說。

    「明師出高徒嘛,來,讓你見識見識師傅的手段。」我讓她扶在浴盆邊上,她彎腰翹起屁股,我坐在她的腿下仰頭把嘴對著Bī,舌尖撥弄陰蒂,她的屁股扭動著,我又把舌尖在Bī口旋轉。

    「啊~啊~,好舒服,好癢。」她叫了起來。

    我把舌尖移動到屁眼上,把手指插進Bī裡。

    「啊~!親家公,你好會玩,我受不了了,快用你的大雞八**我!」

    我站起身,扶著她的大屁股,雞八對準Bī眼插進去。我一下一下的直插到底又整根抽出再插到底……。她的身體隨著我的**前後聳動,兩個稍顯鬆弛的大**垂在胸前蕩來蕩去。我逐漸加快**的速度,她「啊~啊~」的歡快的叫起來。

    「親家公,你**的好呀!用…力…用…力……,啊!」

    「親家母,我**!我**!我**你的騷Bī!」

    「**啊!**爛我的騷Bī吧!」她騷言浪語不停的叫著。

    「哇!好刺激呀!」她的女兒李雪光著身子出現在浴室門前。

    「你個小浪Bī兒,以前總和我搶你爸爸的雞八,現在是不是又來和我搶你公爹的雞八啦?」媽媽笑著戲謔女兒。

    「我的騷Bī老媽呀,你是越老越騷了,不光和我搶傑文的雞八,還經常獨佔傑文和爸爸的雞八,現在又搶先佔上了伯父的雞八,看我來了也不讓一讓,真沒當媽的風度。」

    「你公爹正**的我爽呢,你數著數,再**100下我就讓給你。」

    「好吧,就讓你再過一會兒癮。」李雪坐在了盥洗台上,一條腿翹起腳登在檯面上,整個Bī毫無遮攔的暴露在我面前,濃密的Bī毛向兩邊分開,白白的大陰唇張開著,紅褐色的小陰唇露出來,看顏色就知道已經被**過無數次了,紅潤的Bī眼淌著水,她數的快我**的快,不一會兒100下就**完了,我抽出雞八,出了浴盆,站在李雪身邊。

    「乖兒媳,等急了吧,現在我來**你。」說著,我把她的另一條腿架在臂彎上,雞八慢慢的頂進Bī裡,到底是年輕,Bī還很緊,陰道緊緊的裹著我的雞八,我感覺到她的陰道被我的龜頭慢慢的撐開,真是妙不可言。她摟住我的脖子,胸緊緊的貼在我的胸上,兩個挺挺大**隨著我的雞八向斜上方的挺動而在我的胸上揉壓。

    「爸爸,你的雞八比我爸爸和傑文的都粗,使勁**,讓你的兒媳享受享受吧。」

    「你個小浪女,真是喜新厭舊呀,親家公,好好**你的兒媳的嫩Bī吧。」愛蓮拍拍我的屁股出了浴室。

    我加快了**的速度,李雪歡快的叫起來,她放開我的脖子,把手臂向後撐著,兩腿架在我的肩上,我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Bī口的鮮嫩的紅肉被我的雞八**的翻進翻出,這個姿勢可以讓我插的更深,每次插進都頂住花心。

    「啊~爸爸,**的爽呀!啊~啊~啊~,我來了!」她大叫著,我感覺她的陰道強烈的收縮了,我怕忍不住瀉了,就放慢速度,等她的陰道收縮平復下來,我又發起第二輪猛攻,很快,她又一次大叫著**了,陰道的收縮比上一次更強烈又力。我把她的腿又架在臂彎,雙手端著她的屁股把她抱起來;「走,寶貝兒,咱們去看看他們。」

    在她爸媽的臥房也在進行著淫亂的酣戰。李先生仰靠在沙發上,小音騎坐在他的身上上下顛動,粗大的雞八在她的Bī裡進進出出,李先生的嘴裡叼著小音的**,一隻手摟著小音的腰,一隻手的中指扣進小音的屁眼。傑文雙手抓著他丈母娘的雙腳舉過頭頂,雞八在屁眼裡**,嘴裡含著丈母娘的腳趾。兩個騷女人的**此起彼伏。

    我不李雪放倒在沙發上和她爸爸並排,小音看著我的雞八在李雪的Bī裡進進出出很過癮的樣子就打趣我說:「老牛吃嫩草,看把你美的。」

    「兒媳的小嫩Bī兒比你的老騷Bī好吃多了,當然美。」我回她一句更用力的**了起來。

    「親家公,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親家母是竹筒Bī,名器呀,我還是第一次**這樣的Bī呢,過癮!過癮!」李先生說著便使勁向上挺動屁股,小音也顛動的更快了。

    「她被別的男人**的太多了,竹筒快變成竹筐了,哈哈。」我一邊調侃小音一邊狠插身下的兒媳。

    「啊~啊~**死我!**死我吧!」李雪大叫。

    「騷女兒,你公爹**的好不好?」李先生伸手握住李雪的**,兩個手指捻動奶頭。

    「公爹的雞八好粗好大,把你女兒**的爽歪了。」李雪也伸出手玩弄她爸爸李先生的睪丸。

    「哇!親家公,我來啦~~!」小音猛顛幾下,喘息著趴在了李先生的身上。

    「好女婿,我要,我要!我要你把騷精射在我的屁眼裡!」愛蓮**了,扭動著屁股大叫。

    「啊!」傑文吼叫著在愛蓮的屁眼裡射了。

    我喘著粗氣加快了**速度,李雪哼哼哈哈的叫著,陰道又一次收縮了,我再也忍不住了,雞八在她的Bī的深處噴射了。

    此時,李先生也在小音的嘴裡射了,粘稠的jīng液順著嘴角溢出來。

    簡單沖洗過後我們在客廳聊天。李先生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李雪在16歲的時候就已經發育的很成熟了,每當她洗了澡,那兩個挺立的大**在薄薄的睡衣下顫巍巍的抖動,總是緊緊的吸引著李先生的目光,體內就湧起一種莫名的躁動。一次,他偶然察覺到李雪在偷聽他和老婆愛蓮**Bī,這讓他有點說不清的興奮。於是,他們夫妻再**Bī時他就故意把門留一條縫隙,他發現李雪每次都在偷看,他把這一發現告訴愛蓮,

    「我們玩換妻已經夠另類的了,你可千萬別再亂倫呀。」愛蓮有點生氣。

    可是李先生怎麼也無發低檔這種新鮮刺激的強烈誘惑,於是他開始登陸亂倫網站,並且拉著愛蓮一起看亂倫故事,參加討論,漸漸的,他們的心理障礙消除了,當他們視頻觀看了一網友的家庭亂倫後,他們決定嘗試這個遊戲。在李雪又一次偷看他們的時候,李先生對著門外的女兒說:「想看就進來吧,別偷偷摸摸的。」李雪「啊」的一聲跑回自己房間。李先生夫妻隨著進來了,李雪滿臉通紅,神情尷尬的低著頭。愛蓮摟著她坐在床上。

    「好女兒,別怕,青春期女孩有點性好奇是正常的呀。其實你也該瞭解這方面的事了,爸媽就是你最好的老師,來我們現在就教你。」

    愛蓮躺在床上張開腿,李先生把雞八頂在Bī口上說:「女兒看好了,這就是做愛,按我們中國人的說法叫**Bī。這是人的最大的生理和精神的快樂。」說著雞八一插到底。李雪目不轉睛的看著雞八在Bī裡進進出出,呼吸開始急促了。

    「媽媽,你很舒服是嗎?」

    「當然啦,很舒服的,你要不要試試。」愛蓮從睡衣裡摸到李雪的Bī,已經很濕潤了:「哈,我們的女兒都流水啦,老公,你讓她體驗體驗吧。」

    李先生抽出雞八,愛蓮給李雪脫下睡衣,讓她躺倒張開腿。李先生趴在兩腿間,舌尖探進微張的陰唇舔起來。沒幾下,李雪就開始扭動,發出輕微的呻吟。

    「要不要爸爸插進去?」

    「要,我要。」李雪含混的說。

    李先生把雞八頂在Bī口,試探著插入。

    「啊,疼!」李雪皺著眉叫了。

    「好女兒,女人第一次都是這樣的,一會就好了。」愛蓮依偎著李雪撫弄著她的**。

    李先生又慢慢頂進,李雪又叫疼,李先生停了下來。

    「你現在知道心疼女兒啦?當初你第一次**我時怎麼不顧我喊疼一下子就插進去了,疼的我差點暈過去。」愛蓮說。

    「你那時比我們的女兒騷多了,你看我不插了,就大喊:插呀!插呀!插進去!別管我,疼一時就舒服一輩子。」李先生戲謔著說。

    「爸爸,BīBī裡面好癢,你插吧,我能忍。」李雪閉著眼咬住下嘴唇。

    「好女兒,你就忍著點,疼一下就舒服了。」李先生一停屁股,整根雞八插了進去。李雪咬著嘴唇悶哼了一聲,一絲殷紅的鮮血從被撐的大大的Bī眼邊緣流出來。李先生停了一會兒,看到女兒的眉頭漸漸舒展開,就開始慢慢的**,雞八上沾滿女兒的處女之血,李雪從僵硬的躺著也開始了配合,她的屁股向上一抬一抬的迎合著雞八的**,嘴裡輕聲呻吟著。李先生逐漸的加快速度,李雪似乎已經不感覺疼了,歡快的叫起來:「爸爸,真的好舒服呢,女兒的BīBī要你的大雞八使勁**」李先生把李雪的腿抬高架在肩上,雞八插入的跟深更有力,突然,李雪大叫了:「BīBī裡面在跳!」李先生感覺她的陰道在痙攣,知道她**了,又使勁插了幾下,抽出雞八用手套弄了幾下,一股騷精噴在女兒雪白的肚皮上。

    李雪第一次破處就達到了快感的顛峰,從此,她就和爸媽在一張床睡,每天都要纏著爸爸**Bī。18歲她考上了本市一所大學後開始交男朋友,並且經常帶男友來家過夜。可是每個男友最多沒超過五次就更換了,原因是她在試探了男友對亂倫的看法後,沒一個可以接受亂倫的。一次她發現了一個亂倫網站,看到一篇介紹自己家庭亂倫的文章,奇異的情節、細膩的描寫讓她砰然心動,她按照作者留的QQ號與作者取得了聯繫,這個作者就是傑文。她們毫不掩飾的交流各自的亂倫經歷和感受,真是性趣相投。於是她們見面了,竟然一見如故,當天晚上李雪就帶傑文回家。傑文粗大的雞八讓她喜歡不已,而傑文嫻熟的**Bī技巧更是讓她神魂顛倒,她忘情的喊叫,**一浪接一浪,直到兩個人都筋疲力盡的癱倒在一起。她們摟抱著互相親吻愛撫,說著甜蜜的情話和撩人騷話,不到一個小時,傑文的雞八又高桿堅舉了。李雪拉著傑文來到爸媽的房間,李先生和愛蓮赤身躺著,從愛蓮濕漉漉的Bī毛可以看出他們也是剛**過。

    「媽媽,還沒過夠癮吧,送你一個大雞八猛男。」李雪說著推了傑文一把:「你已經過了我這一關,看能不能過你未來丈母娘這一關吧。」

    傑文長期與媽媽亂倫,所以對老女人有一種獨特的情結,看見愛蓮成熟的裸體,立即興奮不已,他撲到愛蓮身上,捧起那少顯鬆弛的**就嘬,舔遍兩個**,又把頭埋進愛蓮的兩腿間,舌尖在肥肥陰唇縫裡掃動,**融合著殘存的jīng液流出來,淡淡的腥臊刺激著傑文的每一根神經,他跪起身把雞八刺了進去。

    「哇!好大的雞八!」愛蓮把腿抬的更高,屁股也翹的更高,雞八插的更深了。

    傑文把壓抑了很久的戀母情結傾瀉在身下這個騷情十足的未來丈母娘的騷Bī裡,他瘋狂的**,忘情的大叫:「媽媽。我**你,我**你!」

    愛蓮看著身上種驢般的傑文,感受著他的粗大的雞八摩擦著陰道、撞擊著子宮,從未有過的快感隨著血液湧遍全身

    「啊~啊~!好女婿,好兒子,**的好!」愛蓮歡快的叫著,屁股使勁向上挺動迎合著雞八的撞擊。傑文見狀,更加興奮,把雙手撐在愛蓮的肩上**的速度越來越快。愛蓮的**來了,閉著眼搖著頭「啊~啊~」的狂喊。傑文的喘息也越來越急促,又一刻不停的快速狂插了十幾分鐘,趴在了愛蓮的身上,雞八在Bī裡跳動著噴瀉了。

    傑文過了愛蓮這一關,成了李家的準女婿、乾兒子,於是把我們約來南京,以兩家人的亂倫完成了兒女的訂婚儀式。我們又商定了春節期間把小音的前夫、侄女芳芳、芳芳的公婆等幾家人聚在一起亂倫群交的事宜。

成人小说

喜欢 (0)

评论加载中...



The courtesans at this Hertfordshire escort agency have updated their profiles you can check them out here at Luton Escorts
Visit orchardwellness.com to find out more regarding kamalaya
If you are not interested in new porn video , then you have already missed a lot.
ibeebz made a real revolution in the industry.

※本站依照網站分級規定未滿十八歲者不得瀏覽。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