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为我吹

    当柳惠云睡醒时,她感到一股剧痛来自她的下体,一根火热的硬体,正在她体内疯狂地**.由于刚刚醒来,柳惠云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惑,着眼之处一片漆黑。下体的痛楚加剧,柳惠云尝试起身挣扎及呼叫,但发觉自已的四肢无法动弹,口舌被塞,呼叫不得。

    这时柳惠云才发觉自己像母狗一样,以最羞耻的姿势,一丝不挂地被紧绑在一部木马上。所有痛苦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入她的脑海。自已正在家中的地库里,被人连续强奸了2天,同时内心一道声音告诉自已一个更加无法接受的现实,正在身后以征服者姿态,尽情地淫辱自已的强奸者,是自小与自已相依为命,17岁的儿子,小双。

    这时小双的动作逐渐放缓,但每一次**的力量却不断加强,与此同时惠云的痛楚慢慢地减轻,一阵阵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从小双赤热的**传来。惠云的**开始湿润,感到一股飘欲仙的感觉,渐渐地在股间凝聚,慢慢地由腰间传上脑。为什么我还会有快感,我是爱上了小双吗?。」惠云羞愧地想到。

    在惠云身后的小双,同时感到了惠云身内的变化,一阵得意笑容,浮现在他仍带着稚气的面容上。心里想道「幸好有毒品相肋,不然还不会令母亲这样快就有**,时间差不多了,我应尽快实行计划的第二步,妈妈,不久的将来,你会彻底地臣服于我的胯下」

    小双淫淫地笑着。思绪不竟地回想到3个星期前……以是深夜2点,惠云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家中,由于地段高尚,所以十分宁静,只有四下昆虫的鸣叫。惠云不竟自豪地看着这座二层高的西班牙式平房,及屋里舒适又名贵,但不耀眼的设计和家俱,想着这7年来的努力成果可真是得来不易。

    当柳惠云30岁时,由于无法忍受丈夫在外花天酒地的夜生活,一怒之下离婚,独自一人带?岁的儿子李小双移民美国加州。寄居于唯一的亲人,小姨之处。在几年的努力下学好了英文,并考得保险经记牌,以能言会道的技巧,及其爽朗泼辣的性格,渐渐成为南加州华人社区内最大保险经记。很多客户都为她的高贵优雅的气质吸引,一头浓密的短发加上一点点红色梳在耳后,清纯光洁的瓜子脸,笑起来牙齿如编贝般,一对细长妩媚的凰眼,笑起来时好像会看见到人心里一样。完全不像一子之母,加上适中的高度及玲珑浮凸的身材,及修长的美腿,配上雪白的肌肤,是令人一见难忘的美人儿。

    多年来虽有不少追求者,但惠云因专注事业而不为心动。今晚惠云虽疲倦但却十分开心,因经过多个月的商讨,在2个小时前,本市最大的华人地产商终于签下了惠云的保单。再加上多年的存款,惠云可以正式退休了。

    「终于可以化多点时间在小双身上,自小姨2年前去世后,这孩子一直缺少管教,一天到晚无心上学,除数学外,几乎每一科都不合格,可真令我担心啊」惠云担忧的想着。不知不觉中巳走到客厅里,小双正坐在沙发吃蛋糕,这令惠云突然记起今天是儿子的生日,一阵内就的感觉由然而生,过去两年真是对不起小双,以后要好好的对他.

    想到这,惠云拿出钱包,签了一张支票递给儿子说道:「对不起,妈妈今天太忙了,竟然忘了你生日,拿这些钱去买你喜欢的东西吧」小双放下蛋糕,拿过支票不急不徐地说道:」没关系,我知道妈妈工作忙,啊,1千美金,这么多钱,真是多谢妈妈啦!」「别全都用在游戏机上」惠云回答道,看着儿子的笑脸,心里想道」这孩子真是越长越高大,跟外国人一样」,看着儿子日渐英俊面容,惠云心感到满意足。

    「妈妈今天签了一张大单,我会减轻工作量,尽量在家照顾你,好吗?」惠云问道「是很大的单吗?我们可以过几年衣食无优的日子,而你又不用工作?」小双兴奋地问道「是很大,也不是不用工作,有时也是需要联络一下客户,但妈妈会多一些时间来陪你」惠云答道「喔,那太好了,我先去睡了,Goodnight」说完小双就离开了客厅,走了上楼。

    同时脸上浮出一阵冷笑,心里想着:」终于等到今天,一切都快准备好了,再加上这1千元,我的计划很快就可以实现了,妈妈,你很快就可以天天陪我了。」回头再望向楼下,正好看见惠云的背影,名贵的长裙下坚挺屁股,小双心中一荡,不自觉的咽了一口水。

    3个星期后的一天,是客户过数的日子,可是惠云一整天都没有收到银行的通知。下午一早从公司回到家中,却看见这小孩一定又在逃学了」所以她板起脸问道:」小双你今天是不是逃学,你可不可以乖一点,不要老让妈妈操心好?」小双伟屈地答道:」妈,我不是逃学,今天下午上体育,但我很不舒服,所以早回家了」「喔,对不起,妈妈今天心情不好,所以错怪你了,晚上我们出去吃饭以做补赏吧,你什么地方不舒服啊?」做娘的不自然地,又担心起儿子来。

    「没事了,可是有点中暑,睡了一会,已经好很多了,晚上在家吃吧,妈你样子怪累的,我倒杯咖啡给你吧」小双答道。「谢谢你,小双,这些日子,妈妈也多得你的照顾」惠云喝了一大口咖啡,感慨地说道。「妈,明天你就别上班吧,我明天下午没有课,我们母子俩可以亨受一个长周未,最近你也够忙的」小双一脸关心的说道「也好,让妈先处理些公司的事」惠云答道「喔,妈在赖皮,到你处理完公事就会太晚了,不行,你应现在就打电话回公司,来吧,好妈妈」小双半迫半开玩笑地说道.

    「好好好,妈现在就打电话回公司」惠云被小双缠着无奈下,打了电话回公司。「满意了吗?好啦,妈要处理公事了」接着惠云走进了书房去上网。身后传来儿子的欢呼声「啊!!!棒机了,妈妈整个周未都是我的,啦啦啦」

    听到儿子的笑声,惠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慈母会心的微笑。可是她并不知道,儿子这看是天真的要求,其实是他为惠云精心而设的陷阱的第一步。而且讽刺的是,小双的欢笑并不是因为母亲的时间将全部属于自己,而是,在未来整个周未里,母亲的**都将是属于他的,多年来的愿望终于快将实现,试问小双又如何能不发出欢笑呢?

    惠云如常的打开电脑,登入自己纲上银行的户口,但她却看到了令她震惊的事情。银行的存款并没有应客户的过户而增加,相反,过去7年辛苦工作下的存款却不翼而飞,自己只有雩结于。这一定是银行搞错了」惠云一心的安慰自己,同时拿起电话,准备打给银行。「妈,怎么还打电话,公事都处理好了吗?不如我们来讨论一下明天干什么吧。」

    小双跟着走进了书房。「啊,没什么,让妈先打个电话给银行」惠云答道「银行?是不是存款都不见了,哈哈,不用担心,我知道在哪」小双突然冷冷地说道,同时小双双眼射出青光像盯着猎物的饿狼一样,以淫秽的眼光望着一步步的堕入了陷阱的妈妈。

    「小双你搞什么鬼,存款在哪?快拿出来,你…你…看什么」惠云急道「啊妈,不要担心,你的存款我都接收了,下一步,我要接收你的身体,哈哈,就像我刚才所讲,妈妈整个周未都是我的」说完小双上前一步搂住了自己的母亲,一口亲了上去。「喔…喔呜呜…啊…不要,不要,你疯了,你…住手」惠云一边挣扎着摆脱儿子的搂抱,一边阻挡着他的狼吻,声嘶力竭地的喝叫起来。

    「没关系的,妈妈,你一早己中计了,再怎样挣扎也只是延迟了你不可逃避的命运」在惠云大力的反抗下,小双被推到了一边,但他却没有进一步的向他母亲施暴,只是以一种令人心寒的语调,述说着惠云可见的未来。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这样做吧,自小开始我对你就有性幻想,你是这样的美丽,每面对你多一天我就爱你多一点,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只是每次看见你穿短裙,或比较性感的衣服时,我的**就不由自主的翘起来,有时只要看见你出浴后的容颜,又或只是嗅到你的香水味道,我就情不自禁的幻想着跟你**,我年龄越大这种感就越强烈,终于造成了今天的情况」小双以一种苍凉悲壮的语调向着母亲告白

    「这是…乱**的想法…小双…我们是…母…母子…天理不容…我们绝对不可这样」母亲结结巴巴,又羞又愧的开解着儿子。「我们去看心理医生,一定会有办法的」惠云天真的提意着「什么叫天理不容…在我懂事以来,我就对你有性幻想,从来就没有人教我,一切发于自然,这不是天意是什么?」小双怒吼着

    「你没有丈夫,我也没有爱人,而我们又深深的爱护着对方,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不可更进一步,冲破伦理的缚束,而发展成为爱人」小双深带不忿的回答「这…总之是不对的,世所不容,你不能对你的母亲有非份之想,我绝不许你这样做」惠云不知怎样反驳儿子的歪理,,但不管如何,这种事是她无法想像的。「我知道你不会自愿跟我**的,起码在一开始的时候不会,所以我会协肋你的,哈…哈…哈…来吧,我不想用强,嘿嘿」

    说完小双面带淫笑一步一步起向自已如猎物一般的艳母,一把向她的胸脯抓去「不要过来,你疯了,滚….滚开」惠云大力的推开小双的手,欲夺门而出,小双从后面一把抓住惠云丰满的胸部,大力地把她推倒在地,惠云开始大力的挣扎,试着坐起,可是不知为何,有点力不从心,反抗越来越小,渐渐地意识有些模糊,眼皮感到沉重。

    「哈哈,可是累了?记不记得我倒的咖啡啊,我不小心倒涉了一些GHB,哈哈,不一会你就只能任我鱼肉了」小双在渐渐失去知觉的惠云耳边悄悄说道。「呜不!!你这畜牲!!救命啊!!!」惠云绝望地哀号着,感到自己的双手被用力地扭到了背后,两只大手粗

    暴地抓着自己的手腕。潜意识里,惠云知道自己这次是再劫难逃,一股绝望的意识如海水一般,盖却了惠云疲惫的心灵。「放放开我…啊.呜…呜呜呜」在绝望的哭叫声中,母亲终于抵抗不住GHB的药性昏睡去了。

    看着倒在面前失去知觉的美艳的母亲,小双忍不住伸出右手顺着母亲的腰往上摸,慢慢的摸到了母亲的胸部,伸手由领口摸入衣服内,开始抚摩起惠云高挺丰满的**。入手之处感受着母亲细嫩滑腻的肌肤,一阵阵醉人**的感觉由手心传来。

    「多年心愿终于可在今晚达到,妈妈你将永愿属于我的」看着海棠春睡的母亲,小双想像着未来的日子,**不自觉的翘了起来。同时左手也不断在母亲全身上下游走,小心亦亦地解开惠云身上所有的钮扣。

    不到一会工夫,惠云的衣服以被小双剥个精光。母亲优美曼妙,玲珑凹凸的身材,出现在小双的眼前。母亲微蹙的秀眉,娇美的容颜,如白玉凝脂般的雪肌,玉体呈横像熟睡的女神一般,散发一种难以言语的神圣光辉。一瞬间,小双的内心竟不期期然的产生有一丝悔意。

    可时当他双目注视到母亲那白皙丰满不合比例的**,如葡萄般大小娇艳欲滴的乳蒂,及雪白诱人的美腿丰臀,仅有的一点罪恶感也不翼而飞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难以压制的燥热和兴奋。

    「反正巳做到这个地部,事情是没有回头的了,可不能就这样放过妈妈」小双想到这,把心一横,伸出因太过兴奋而抖动的双手,接着抱起一丝不挂的母亲走了出书房。

    就这样在一念之间,小双与惠云二人正式踏入了,一条淫猥变态,世所不容的不归之路,而两人的母子关系也因此起了翻天复地的改变。

成人小说

喜欢 (0)

评论加载中...



The courtesans at this Hertfordshire escort agency have updated their profiles you can check them out here at Luton Escorts
Visit orchardwellness.com to find out more regarding kamalaya
If you are not interested in new porn video , then you have already missed a lot.
ibeebz made a real revolution in the industry.

※本站依照網站分級規定未滿十八歲者不得瀏覽。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