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同时被继父开了苞

我叫向欣,妹妹叫向男,我的爸爸在我17岁时去世了。当时我不知道实情,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黑帮老大昆龙为了霸占我的母亲把他杀害了。那时妈妈才32岁。妹妹15岁。

爸爸死后不久,妈妈就被迫嫁给了继父,也就是那个黑帮老大昆龙。继父很凶,妈妈非常怕他。有一次,他要当着我和妹妹的面和妈妈Zuo爱。妈妈不答应,他就强行把妈妈按在床上,扒了裤子就干。

妈妈蹶着大白屁股被继父一下一下的干着,她哭着求继父不要当着女儿的面做这种事情。

我和妹妹都吓傻了,想出去,可继父不让。他命令我和妹妹站在旁边看。那还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成年男人的棒棒,我和妹妹清清楚楚的看到继父那根又粗又长的棒棒在妈妈的Bi里进进出出的情景。不知为什么,那时候我的下体产生了一种怪怪的感觉。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我和妹妹放学回家,吃完饭就到屋里写作业了,这时还不到8点,我感觉很困,就和小男说,你写吧,我先睡了,她说我也困了,一起睡吧,我说好吧,我俩铺上被褥就睡了。

在睡梦中我感觉好象有人在摸我的奶子,而且灯还亮着,我想翻身动一下,一动才知道手脚都被绑住了,这时我的眼睛已睁开了,啊!原来是继父在摸我,侧头一看,小男也和我一样。

我们都被扒得一丝不挂,身体成大字型被绑在床上,继父一手一个的握住我俩的Ru房,使劲的揉着,我急的大叫说爸爸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俩,他说,我要给你俩开苞,Cao你俩的小Bi,我说,我俩是你的女儿呀,他说又不是亲的,我说我俩还小呀,你不怕妈妈知道啊,他说女孩13岁就可以让男人Cao了,你俩都十五六了,他向旁边指了指,我这才看见,妈妈和我们一样光着身子跪在墙角的地板上,眼里含着泪水,却不敢哭出来。

继父又说,要不是为了Cao你俩,我会娶她?我就是看你俩长的漂亮才整死你父亲,娶了你妈妈的,说完他手就摸到我的小Bi上,我说,求你了,爸爸你放了我俩吧,他说不行,你们娘三个都是属于我的。他问我,你俩是Chu女吗?我说,是呀,他说,我就是要Cao你俩的Chu女Bi,说完就把衣服全脱了,啊!他的鸡芭好大呀,我说,你的鸡芭太大了,我俩的Bi会被你Cao坏的,他说,女孩的Bi再小也能装下大鸡芭的。他又得意的笑着说,这还没硬起来呢。他让妈妈用嘴给他吸鸡芭,说吸硬了好给我们姐俩开苞。

妈妈顺从地跪伏在他的两腿之间,温柔地含着他的鸡芭,套弄起来。看着妈妈熟练的动作,我想平时妈妈一定经常这样伺候他。

继父一边享受着妈妈的Kou交服务,一边用手摸我的Bi。他的鸡芭很快便被妈妈吸吮得硬了起来,变得更加粗大了。

这时我的Bi被他玩弄的流了好多Yin水,他说,小表子你看看你的骚Bi流了好多水,说完他让妈妈跪在一边看着,把那根刚刚从妈妈嘴里抽出来的大鸡芭对准我的荫道口上,两手使劲抓住我的奶子,他的Gui头一下就Cao进我Bi里,我疼的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忍着疼痛求他说,轻点,我的荫唇被你的鸡芭Cao得撕开了,他说没事,你是Chu女,一会就好了,Chu女膜还没破呢,说着他的腰猛一使劲,我的妈呀,我感觉我的小Bi一下子好象被撕开了,他的鸡芭一点不剩的Cao进我的荫道里,Gui头一下顶到我的子宫上,接着他的鸡芭往外一抽,我的Bi里不知是Yin水、Chu女血、还是尿随着他的鸡芭流了出来。

这时他的鸡芭就使劲一下一下的在我的Bi里抽插起来,我在他身下疼的一个劲的求他,亲爹、爸爸呀,求你轻一点,我的Bi快被你Cao坏了,我快被你Cao死了。
 

他说,小骚Bi就是欠Cao,你还叫不叫了,我说不叫了,他说,我Cao的你舒服吗?我说舒服,他问我,他在干什么呢?我说在CaoBi呢,他说Cao谁的Bi,我说,我的,他说你的Bi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给男人Cao的。这时我说,爸爸你把我的手脚放开吧,我的手脚都麻了,他说你还叫我什么?我说叫爸爸呀,他说,你的Bi都被我Cao了,还叫我爸爸?我说那叫什么呀?他说,叫老公、好哥哥、亲爹,我说是,好老公,你把我的手脚放了吧?他说你是啥呀?我说是你的小骚Bi、小表子、小老婆。他说,把你放开你要听话,我赶快说,我听话。

我说完他把我的手脚放开了,这时我的Bi被他Cao的Yin水四溢,把我的屁股都弄湿了。他说,小骚Bi,你真是个表子,你的Yin水把我的鸡芭淹了,说着他的鸡芭猛一使劲,妈呀!我的子宫口好象被他的Gui头给涨开了,我忍着疼痛说,好老公,亲爹呀,你的鸡吧好象Cao进我子宫里了,我的Bi好疼啊,他说就是要把鸡芭Cao进你的子宫里,说完他双手拽住我的两个Ru房,鸡芭在我的Bi里使劲的Cao了起来,这时我的Bi被他Cao的又疼又痒,双手使劲的搂住他的脖子,两脚钩住他的腰,嘴里还哎呀、哎呀的直叫,他见了就Yin笑着说,小骚Bi,我Cao的你好不好,我被他Cao的Bi里痒了起来,就说,小表子的Bi被你Cao的好舒服、我的Bi就是给你Cao的、、我的Bi、、是给你长的、、让你开苞,这时我的子宫口一点一点被他的鸡芭给Cao开了,我忍着疼、又很Yin贱的说,好老公、亲爹快用你的大鸡芭Cao我Bi、、啊啊、啊、、Cao烂它、我不要活了,这时他的鸡芭一下Cao进我的子宫里,我疼的大叫起来,他说小骚Bi还舒服吗?我说好疼呀,他说小表子喂我吃你奶,我用两手攥住我的一个Ru房喂到他嘴里,这时我忽然想起不是安全期,就求他说,好哥哥、好老公,你别把Jing液射在我的子宫里,要不然我会被你Cao出孩子来的,他说我的鸡芭卡在你的子宫里了,不She精是拔不出来的,我说不会吧,你拔拔试试,他说,好吧,说着使劲一拽鸡芭,哎呀我的妈呀疼死我了,我感觉子宫好象被他的鸡芭拽到我的小Bi外了,我急忙求他说,亲爹呀,别拽了,我的Bi、不是、是子宫被你的鸡芭拽到Bi的外面了,他Yin笑着说,小骚Bi你说不拽就不拽啊,我偏拽,说完他的鸡芭就在我的子宫里一下一下拽起来,我差点疼的晕了过去,我哭着求他说,好老公、亲丈夫、别拽了,把Jing液射在我的子宫里吧,他故意说射在哪里?我说,射在小骚Bi的子宫里。他说射在子宫里干什么?我说把我Cao出小孩来,他说,你不怕了,我说不怕了,我的Bi已经被你开苞了,我的Bi是你的了,你想怎样Cao就怎样Cao,他说,你长小Bi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给你Cao的、开苞的。

突然,他说,小骚Bi挺住了,我要给你的子宫喝精了,说着鸡芭使劲顶住我的子宫,我感到他的鸡芭在我的子宫里一跳一跳的,他的Jing液好热,这时我知道我已不是小女孩了,他射了好多,射完了,他趴在我身上说,Cao你的小Chu女Bi真爽,我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说,还爽呢,我的Bi都被你Cao肿了,还还不把你的大鸡芭拔出来,他说好吧,说着他把鸡芭在我的Bi里拔了出来,我感觉我的Bi一下松了好多,我看了一下他的鸡芭,呀!都被我的Chu女血染红了,就说,你看,你把我的BiCao出了好多血,他说你是Chu女,当然出血了,他接着说,来,小骚Bi,我玩一会你的Ru房,我说我的人都是你的了,你想怎样就怎样,说着就依靠在他的怀里。
 
我问他,你给小男我俩吃了什么呀,怎么她还不醒?他说是迷|药,我说那她怎么还不醒?他说给她多吃了点,他问我,小骚Bi,我的鸡芭好吗?我说好,他说小表子你用嘴把我鸡芭玩硬了,我给小男这个小骚Bi破处、开苞,我说嗯,就学着妈妈刚才的样子把他已经软下来的鸡芭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不一会他的鸡芭就被我弄硬了,他说,你拿一碗凉水来,我问他干什么用?他说,好把你妹妹弄醒啊,Cao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孩子没意思。我到橱房端了一杯水,他让我把水泼在妹妹脸上,妹妹很快就苏醒了。继父说,你来帮我玩她的Ru房,我用鸡芭玩她的大荫唇,把她的Bi里玩出Yin水我就Cao她。

继父把鸡芭顶在妹妹紧紧闭合的Bi缝上,磨擦起来。可怜的妹妹还没有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玩得哼哼叽叽的呻吟起来了。

继父说,小骚Bi,这么快就出水了,你姐姐刚才已经被我开苞了,现在轮到你了。说着,他站在地上,解开妹妹脚上的绳子,把他的两条腿架到肩上。大鸡芭一使劲,毫不费力,一下子就把妹妹小男紧紧闭合的Chu女Bi给Cao开了。

整根大鸡芭完全插进小男的Bi里,疼得小男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劲的求饶。继父根本不理她,说,小嫩Bi,真紧!今天我要Cao个够。说着,就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

干了一会,继父问小男,服不服?小男说,服了。继父又问,愿意不愿意让我Cao?听话不?小男说,愿意让你Cao,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继父这才让我把小男手上的绑绳解开。

继父让我骑在小男身上,屁股对着小男的脸。我的脸则正好对着小男的下身,清清楚楚地看见继父的大鸡芭在小男的Bi里进出的情景。

继父让小男用舌头舔我的Bi,小男不敢不听,只好给我舔。继父把鸡芭从小男的Bi里抽出来,一下子插到我的嘴里,象CaoBi一样在我的小嘴里抽插起来。我现在才明白,我这样的姿势,正好方便人家Cao我的小嘴。

就这样,继父的那根大鸡芭,在我的嘴里和妹妹的Bi里轮换地Cao干着。他干得很兴奋,又命令妈妈跪在他后面,给她舔。从继父身后的镜子里,我清清楚楚的看见妈妈跪在继父的身后,用舌头给他舔两个卵蛋和荫茎根部。

继父问妈妈,你不是不愿意让我干你的两个女儿吗?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乖了?妈妈说,我不愿意有什么用,还不是都乖乖地给你开了苞。你看上的女孩子,早晚都得被你Cao的。

继父说,那你现在愿意让我Cao她们俩吗?妈妈说,愿意,我们娘三个都是给你Cao的。继父说,告诉你的两个女儿,你跪在我屁股后面干什么呢?妈妈说,用舌头给你舔鸡芭和卵蛋呢。继父说,为什么给我舔?妈妈说,给你助兴,让你爽,让你的大鸡芭更粗更硬,好使劲的Cao我的两个女儿。

这时候,继父让我和妹妹交换位置。让我仰面躺在床上,让妹妹骑坐在我身上。我按照继父的要求,用舌头去舔妹妹那刚刚被他Cao过的小Bi,继父则用她的大鸡芭开始Cao我的Bi和妹妹的小嘴。 

这样干了一会,继父又命令我们母女三人,对着镜子,并排跪趴在地板上。妈妈在中间,我和妹妹一边一个,都把屁股蹶得高高的,并排跪趴着,等着继父继续玩我们。

继父把鸡芭一下子插进妈妈的Bi里,两只手分别摸在我和妹妹的Bi上。我们母女三人的Bi同时被他玩弄。继父让我们都把头抬起来,说要让我们亲眼看着是怎么挨Cao的。

我们抬起头,清楚的看见镜子里他玩我们的情景。不但被他玩,还得亲眼看着,我们从心里和肉体上都饱受刺激,都是又羞又怕,但谁也不敢有丝毫反抗。

我现在才明白,继父为什么要让我们并排跪在镜子前面,继父不愧是玩女人的高手,难怪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被他玩得服服帖帖。他知道女人的弱点,也知道怎样征服女人。现在,我们母女三人对着镜子,蹶着屁股,看着他从后面玩我们的情景,从内心深处,已经彻底被他折服了。

继父一边用鸡芭Cao我妈妈,一边用手指插我们姐俩的Bi。一会功夫,我们母女三人就被他玩得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我们的叫声使他更加兴奋,他的大鸡芭在我们母女三人的Bi里一会拔出,一会插入,轮换着Cao我们,想Cao谁就Cao谁,想怎么Cao就怎么Cao,我们只有蹶着屁股被他Cao的份。

我们母女三人直被他Cao得死去活来,不断求饶。但越是这样,他Cao的越猛。射了精,就让我们用嘴给他吹,吹硬了接着CaoBi,整整玩了我们一个晚上才罢休。
 

成人小说

喜欢 (0)

评论加载中...



The courtesans at this Hertfordshire escort agency have updated their profiles you can check them out here at Luton Escorts
Visit orchardwellness.com to find out more regarding kamalaya
If you are not interested in new porn video , then you have already missed a lot.
ibeebz made a real revolution in the industry.

※本站依照網站分級規定未滿十八歲者不得瀏覽。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