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凤淫龙

    一向有世外桃源之称的“百凤村”这夜里穷然罩上了一片愁云惨雾,那是因为——“咻咻咻……”

    一条条黑衣人影,大约有十数名的黑道高手,突然逼近了这个世外桃源的“百凤村”这十几名黑道高手,渐渐到了沉睡中的百凤前。

    当中带头的一名短小精悍的中年壮汉,手忽一挥,大伙儿立即停下了脚步,却见他阴阴的冷笑道:“弟兄们,听仔细了,留下财色,其他一律格杀勿论。”

    “遵命!鼠老大。”

    群邪响应一声,又见短小的中年壮汉,忽仰头向天一阵狂笑道:“五年了,神州铁捕呀,咱十二星相兄弟,今日连本带利讨债来了。”

    言下,手又一挥,低吼了声:“杀!”

    “咻咻!”

    一条条如狼似虎的身形,夹着刀光剑影,恶狠狠的扑入百凤村内。

    立刻,百凤村内,如鬼哭神号般,遭受一次空前大浩劫。

    那十二星相黑道高手,分路残有、打劫,并狂施暴,就连七、八岁的女童也不放过,就地奸,活活的弄死几个女童。

    “轰──”一声巨响鼠老大带着牛、虎兔、龙等五名凶神恶煞,闯入了一间江色大院。

    “哈哈,神州铁捕,五年前,咱们兄弟中你鬼计,误饮迷酒,而受捕入狱,咱们受苦狱极刑,几乎丧命,而于三年前逃了出来,我等你也已三年了,想不到你在此享福,嘿嘿!前后五年,总该有个了结了!”

    厅房中,他面对一个中年文士,狂吼着。

    中年文士乃神州铁捕,当年为官总捕头,以计逮捕了十二星相归案,想不到他们逃狱找上门来了。他大惊的道:“你……你们究竟想怎么样,如今我已退出官门,并一隐民……”

    鼠老大大喝道:“住口,若不是你害得我们兄弟入狱受苦,咱也不会找你算帐,你想退出官门享福,哈哈!休想!”

    “你,你待如何?”

    神州铁捕额上冒汗,手中剑紧紧握着。

    鼠老大怪笑道:“我待如何吗?嘿嘿!告诉你,得罪咱十二星相的后果,即是连本带利一起清算。”

    “你……你……”

    “嘿嘿!咱的报复法嘛……”

    鼠老大鼠目向身后弟兄一扫,声说道:“牛二,你说!”

    牛二忙道:“是,鼠老大!咱牛二最喜那‘老牛吃嫩草’,就用大鸡巴收拾那些小嫩们,哈哈……”

    “鼠老大!咱虎三就吃掉那老吧!哈哈……”

    群邪怪笑着。

    神州铁捕只气得是喝一声,手中剑劈上。

    “当!”

    的一声,鼠老大手中刀迎上,大喝道:“弟兄们,不用留情,大干一场吧!”

    “嘿嘿!哈哈……”

    笑声中,他们立即展开行动。

    不一会,只闻一阵哭啼尖叫声,以及阵阵的笑声。

    “哇!救命呀!强奸人呀!”

    “哎呀!放手……放手!”

    “妈呀!插破肚子了。”

    “爹!爹!救命,呜哇哇……”

    屋内传出阵阵女子惨叫声……

    “嘿嘿!好嫩的,好一个小嫩,嘿嘿……”

    “哈哈!别挣,干进去就痛快!”

    “爹!爹!”

    一声声嫩叫,屋内跑出两名十三、四岁的女娃儿。

    “小梅儿!小艳儿!”

    神州铁捕瞪眼惊叫中,一个不慎,身上中了一刀。

    “唔哼!”

    神州铁捕悉哼一声,已负伤跌坐于地。他睁着一对怒目,看着一幕惨案……

    只见他两名小女儿,尖叫吠声中被追出来的牛老二左右抓住,接着撕光她们的衣服,露出嫩体来。

    “嘿嘿!老牛最爱吃嫩草,好嫩,妙极了!”

    牛老二兴奋的叫着。

    裤子一拉,露出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不由分说,按住一位小嫩娃娃,硬生生的撑开她的大腿。

    女孩哭的死去活来,牛老二却叫着:“好嫩!”

    他提起了鸡巴,猛朝嫩中挺了一下,“吱”的声,插入了半截。

    “妈呀~~”女孩惨叫一声,即痛死过去。

    “天呀!你们这干没人性的东西,我那小梅儿才十三岁呀!天呀!”

    屋内又奔出一个女人,是一个中年美妇人——神州铁捕之妻卢氏娘子。

    卢娘子奔出来,竟一丝不挂的露着雪白的肉体,她一路哭着,后面紧跟着另一名恶煞——虎老三。

    “还没干得你痛快!”

    虎老三也赤着下身,挺着鸡巴,从后抱住卢娘子的肉体,就地一按,大鸡巴插入了中。

    “呜呜……你们食言,你们说只要我依了你们,你们就放过我的女儿的呀…呜呜……”

    卢娘子大哭大叫着,拼命挣扎着。

    虎老三拼命的按着她抽插,一面笑道:“大宝贝,这可不能怪我,怪只怪牛老二爱吃嫩草,不过你放心,咱们玩个痛快决不吃那小嫩就是,嘿嘿……”

    那另一边,牛老二吃了一株嫩草,心犹不足,拉住另一个小女孩,在她狂呼惊叫声中,大鸡巴又插了进去。

    “哎呀!啊~~”“小艳儿!小艳儿!天啊!”

    卢娘子一面挨插,一面惨叫不已。

    在内房中──另两名恶煞,兔老四和龙老五,杀人如麻的,把宅中所有男仆,幼童统统杀光,并打劫财物。

    神州铁捕负伤在地,心中惨然,怒愤交如。

    只见那鼠老大,这时也自拉下裤子,挺出了粗大的鸡巴,笑道:“神州铁捕,探咱十二星相弟兄们给你连本带利的大清算,你接着看好戏吧!嘿嘿!”

    鼠老大怪笑着。牛老二和虎老三忽然抽出鸡巴。

    牛老二忽怪叫说:“神州铁捕,你看清了,咱鼠老大的嗜好,就是……”

    希望大家多多宣传“嘿嘿!就是‘老鼠生来爱打洞’,不过却是爱打后洞,嘿嘿!”

    鼠老大声接着说,一对鼠目放射奇光,挺着特大号的鸡巴,竟扑向女娃儿的小屁股去。

    那粗大的鸡巴在一阵狂插中,硬生生的开了女孩的屁股眼。

    他疯狂的抽插着,女孩突的痛醒过来:“啊……”

    可是,一会她又痛死过去了。

    鼠老大却来呵呵的笑道:“好……好……够紧!呵呵……咱鼠老大钻女人的屁股眼儿……嘿嘿妙……好妙……”

    一会儿,在女孩的屁眼中翻出了血来了,鼠老大抽出鸡巴,而肉枪又挺向另一名女童。

    卢娘子颤抖的喊道:“天呀!你们这些魔鬼……恶魔……色鬼……”

    她身后,按着她的虎老三,“拍”一声打了她一下肥白的屁股,荡的嘻嘻笑着道:“大娘子,你别眼红,你小女儿尝过了,就快轮到你了,并且,鼠老大会格外让你舒服的。”

    卢娘子惊叫着:“不不不!你们这群天杀的贼……”

    卢娘子几手发狂的拼命大摆屁股。

    “啪啪……”

    一声声肉响,鼠老三也拼命的打着她那迷人的大白屁股:“鼠老大,快给她杀痒吧,这骚娘子痒得快发炸了,呵呵……”

    虎老三狂笑说着。

    鼠老大嗜好弄女人的后庭,卢娘子之大白肥美的后庭,又那奇狂形浪摇中,只激得他猛干。

    他大叫着说:“好屁股!”

    只听“噗吱”一声,那大鸡巴一下子就插入大半根。

    卢娘子杀猪似的狂叫了声:“妈!”

    鼠老大疯狂的干着她的小屁眼儿。

    “哎呀……哎呀……天杀的贼……哎呀呀……插破屁股……哎……插死人啦……”

    卢娘子疯狂的呼叫着,骂着。

    鼠老大干得十分合味口,只顾拼命的干着,插着。突然,他向牛老二和虎老三盯了一眼。他们同时会意的笑着走过来,左右站定,两人手上个拿着一把小尖刀,那尖刀就狠狠刺向卢娘子的屁股上。

    “哎呀~~”卢娘子大叫一声,那屁眼儿一阵猛缩收──那深插入屁眼内的大鸡巴,只被夹得十分的舒畅,不由叫道:“好……好劲儿……再夹……夹断咱的鸡巴!”

    鼠老大痛快的吼着。

    左右再名恶煞,立刻又举尖刀向卢娘子刺来。于是,她臀肉痛中便一阵阵收缩着,鼠老大拼命的抽插,射出精水来时,卢娘子的屁股上已是血迹斑斑。

    一旁的神州铁捕眼见着妻女受奸惨相,只愤怒得往气血上冲,吐出一口鲜血,而气绝身亡了。

    自然,他的妻女也受尽污辱而随他去了。

    夜入五更天时──鼠老大得意的与他的弟兄走出了神州铁捕的宅外后,这个有世外桃源的百凤村,地上一片血迹,惨不忍视。

    鼠老大手下的弟兄们,已收拾尽了村中的人,并且押选了十数名村中美女,准备带回去玩弄。

    鼠老大威吓着她们说:“你们是劫后余生者,只要乖乖的听话,当不致送掉性命,记着,要好好侍候本十二星相,否则,就有得受的。”

    十几名吓坏美女,默默的,为惜生命,于是跟着十二星相茫无目的地离开了百凤村。

    不久,在天刚亮时,一片惨像的百凤村这时突然从村外疾驰而来两匹骏马,马上的人是两名绝色少女。

    一名娇艳肉感型,年约双十,一名华丽高贵,一身公主宫装打扮,两女匆匆下马,肉感型的哭喊着:“爹娘──”哭倒在神州铁捕夫妇的身上。希望大家多多宣传另一位宫装美女,也哭着道:“义父,义母,你们死得好惨啊……天……”

    一会儿,肉感女郎从神州铁捕的手掌下,发现地上留字血书,上写:“十二星相。”

    那宫装美女看了看,银牙一咬,仰天带泪说:“皇天在上,不论十二星相是何等人物,本宫主今生今世,不惜一切当为义父母报仇雪耻!”

    宫装美女说着,转首又道:“大凤妹,如今一切节哀顺变,咱们今起设法誓雪此恨!”

    “可是,唉!宫主,以咱们不会武之弱女子,如何为父母报仇呢?”

    叫大凤的肉感女郎擦着泪说。

    宫装美女一脸坚决说:“我已说过,不惜一切誓报此仇,咱们弱女子,却有弱女子的武器,并且大凤妹和我定要亲手痛除此人。”

    “这……这……宫主的意思,是以女色……”

    “对,我要在短期中做出一个令天下武林震惊的美女会,而在这其中查出仇家,雪恨!”

    宫装美女十足以信心的说着。

    大凤姑娘红晕着娇脸,但一念及父母的惨状,不由银牙暗咬点点头。

    光阴如矢,数月后──武林惊传两件事。

    第一件:出现了一个神秘帮会,名并“集邪会”召集天下各路邪派人士,名为比武竞选出邪道第一高手,实为正准备挑起江湖大浪。

    第二件:最今武林人士大感香艳刺激,尤其邪道人士更投所好,此乃原为青楼之一的“凤宫院”突然宣布另分一院,且均是绝色美女,名为“百凤宫”而宫主即为闻名江南的第一大美人,也即原“凤宫院”院主千金。

    “百凤宫”专为武林人士所设,凡江湖人士均可到此消遣,来此之人不但可一见江南第一美人,同时可与宫中美女寻欢作乐。

    这一个风和日丽的午时刻,百凤宫大门前,突比往常更热闹了许多。

    这原因是,百凤宫门前突然增设了一个擂台,那擂台的两边标写了两句今人消魂的艳词:右一句上书:“美人识英雄,玉门为谁开?”

    左一句接词为:“七日群英会,冠者得美归。/电子^书屋^小说网www.TXTWU.NET更新最快”

    从这两句词,可看出此擂台比武,即七天后得冠军者,可获得美人身属,而这美人指的是那江南第一美人百凤宫主。

    因此,今日之会,可说是盛况空前,不会武者,心中好不舒服。

    在进入百凤宫门前,又须经过凤宫院的院门。

    此刻,那凤宫院的门前,站了两名武师,平常即以验明会武者的身份,方可进入百凤宫去。

    那凤宫院门上方,又书写道:“非武者禁入。”

    如此,那些不会武,又得被挡在门外,望院兴叹了。

    且说这时那凤宫院中,即百凤宫前房,那青楼院中,平时既已热闹非凡,如今更是闹哄哄的。

    楼下酒座一些不会武的,正自相埋怨着:“这实在不公平嘛,怎么连看看比武大会都不行!”

    “书呆子,谁叫你只看书,一点武也不练。”

    “唉!老实说,我只想看看那江南第一美人……唉……”

    “别愁啦!看!那迷人的徐娘来了!”

    群客谈论着,此时从楼上下来两名女子,一身女装扮的美貌少女,随侍着那凤宫院院主,江南第一美人之娘──蓝夫人,从楼上缓缓步了下来。

    那风韵犹存的蓝夫人,媚笑阵阵的全座芳客说:“各位佳宾切请勿燥:后房百凤宫今之比武会,于七日后,小女苗秀,当会出来与诸位一见,并且以妙舞一会,一面敬谢诸位长久之捧场。”

    “好哇!”

    “好极了,这才算公平!”

    群客动容豪叫着。

    蓝夫人又点点头,这才又与两名使女回到楼上。

    “喂!书呆子,这回你可称心了!”

    “唔!这还差不多,不过……嘻嘻……这刻儿我又觉得那徐娘子别有一股逗人的消魂滋味。”

    “哎呀!你这书虫,竟想一箭双雕吗?”

    “呵呵!你不知,其实从老的看,就如此的逗人心动,那小的,当更是美不胜收了!”

    “呆子,所以才说那小的是江南第一美人呀!”

    群客中又有人低诉着。

    那蓝夫人凤宫院主,年入四十,却是风华依旧,那娇媚十足的迷人秀脸,配上个更成熟的美妇人之礼满娇躯,乳肥臀圆,平时不少的芳客就打她的主意,只是碍于她是女主人身份罢了。

    蓝夫人与两使女上得楼来,忽听一女子叫声:“哎呀……不行啊……人家吃不消了……哎呀……饶……饶命啊……唉呀……”

    蓝夫人听到,暗想道:“这是哪来的高手?竟能弄得我凤宫神女如此求情告饶……”

    蓝夫人想了想,老于风情的她,也不禁心神荡样的,不由得从那纸窗中向房内一瞧。这一瞧,只瞧得她面热心跳,春潮泛滥……

    那客房中,好一个风流俊俏的人物,一个身材高大且雄壮无比的青年,除了有一张令异性动心的之外,尤其那腿下之物,既粗且长,且坚硬,无不令那女人看了爱煞。

    那俊俏的汉子,此刻按着神女在床,那胯下之物,毫不容情的,节节狂顶着神女玉门开处。捣得神女粉首摆着,浑身浪肉颤抖着,人约因时间过久,阴水抽干了,女人忍不住哀哀哭饶。

    “哎呀……饶了人家呀……妈呀……小捣烂了……哼……哼……吃不消了呀……哎呀……”

    那男子叫笑道:“嘿嘿,乖乖的叫一声好听的,就饶过你这浪……”

    “好,好听的?”

    “嗯!”

    门外偷看的蓝夫人不由有趣的夹紧大腿仔细一听,却听到:“……大鸡巴哥哥!”

    “哼!真是的!”

    蓝夫人娇哼一声,涨红了脸,再那么向内一瞧:哎呀!那神女这会儿浪呼呼的,小嘴一裂一裂的,正含住男人的鸡巴一套一套的,套得男人直挺大鸡巴。

    一会儿,“啧”的一声,女人娇喘吁吁的吐出了大鸡巴,一副又吃不消的可怜相,那鸡巴火红的抖着。

    “哎呀!直抖死人了呀!”

    蓝夫人忘情的哼了一声。

    两名使女在后吃吃笑着,蓝夫人这才惊觉的回过身来,瞪了两名使女一眼,正待有所言示时,忽然房中又传出女人哭喊:“娘呀──哇呀──”惨叫声中,蓝夫人再也忍不住冲入房内。

    “哎喔!客官,这是欢场,不能打人呀!”

    蓝夫人急叫声中,冲入房内。

    她以为神女未能令客人满意,而引起客人的打骂姑娘。不料,当她定神一看时:只见那俊壮汉子,竟是拿着大鸡巴在强奸女人的屁股,这时业已奸开屁眼,插入了大半截。蓝夫人呆了一呆,却见男人狠狠的又是一顶,“滋”的一声,小肚子狠狠顶到女人肥白屁股下,那奇大的一根肉棒儿已尽根没入。

    “唉呀呀──”女人痛得哭爷叫娘,肉狂抖。东北XX会坚持男人却不管一切的,一面十足刺激的插着奇紧的小屁洞儿,一面视着一脸红潮,进退维谷的蓝夫人。

    “甜姐儿,这花开后庭的滋味,你要尝尝吗?”

    “啊!不,不……客官……本院是有此道……只是…只是另有专供此道……的姑娘……”

    “呵呵……反正已干了,待会我自会重赏她!”

    “哎呀!夫人……我…我不要……痛死了……唉呀……插屁股这么难受……哎……”

    神女大呼大叫着。她一不留神猛的一挣,“滋”鸡巴滑了出来,那男人跌了一交,神女拼命往后房跑去。

    男人怒极欲追,蓝夫人顾不得羞,急说:“对不起,客官,请容妇人为你找来挨后庭的姑娘吧!”

    那男子道:“不行不行……我正一肚子火,等不及了……”

    那男子正欲火攻心,那能等待,想推开她,不想她竟紧紧抱住了他,他不由细看着她:“咦!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乖乖,好一个大美人呀……我怎的没有注意到你呢?”

    他索性回身搂住了蓝夫人。

    “哎呀呀……你…你不行……我是本院的夫人呀……喂喂,外面的姑娘快去找后庭的姑娘来呀!”

    蓝夫人这会儿才心肉跳的叫起来。

    对此俊汉,她本有好感,只是此刻的他已被欲火烧狂了心,她想那后庭从未开过,怎不叫她感到害怕呢?

    “哎呀!我不行,该死的丫头,快去找姑娘来呀!”

    “是是!夫人!”

    外头的使女见客人发狂似的,忙应着奔去后庭院。

    然而等她们请来姑娘时,却听到杀猪似的大叫:“哎呀呀!屁股开花了!”

    “夫人,夫人!”

    两名使女惊慌的在门外直呼。

    那后庭院的姑娘,忙从纸窗向里向里一望:乖乖!但见那夫人,光溜溜的裸着丰满的肉儿,被男人按伏在床上,那肥美的大白屁股,插了一根乌亮的大鸡巴。

    蓝夫人痛得哭喊道:“哎呀……天…痛死我了……”

    那后庭花的姑娘却笑道:“嘻嘻!真有趣,院主夫人也后庭开花了。”

    两名使女一听,气骂一声,后庭姑娘才知失言,忙说:“眼下客人欲狂中,只得快去请护院保镖了。”

    “啊!对了。”

    两使女如梦初醒,急急下楼而去。

    片刻之后──两使女领着高大武师上楼来了。

    但却听到房中呻吟着:“哎呀……哼……你这个小冤家……开……开了人家后庭……却一泄不顾了……哼……”

    “夫人,我们请来武师了,要紧吗?”

    两使女伏在门外叫着。

    “去你的,丫头们!”

    房中,蓝夫人嗔骂了声,却直在哎呀的呻吟着。

    两名武师是粗人,职责所在,以为夫人急难待援,双双硬冲而入。

    奔入一瞧,乖乖!好一副迷人浪相!

    那蓝夫人赤裸裸的苦着媚眼儿,玉手不住抚摸着被干插肿的屁眼儿,那男人却一泄如注的酥睡一旁。

    两名武师睁大了二双牛眼,色迷迷的低呼着:“夫人!”

    “呀……该死的……出去,出去!”

    蓝夫人只羞得玉手掩面,一手遮,大叫着。

    “是!是!唔……”

    两名武师忙应了声,临去时,又不禁狠狠盯了一眼夫人那迷人的浪,和大白屁股一眼。

    一会儿,蓝夫人整装着衣,出了房门来,红脸发散中,深呼呼的对几名手下的男女说道:“记着,那色狼醒后,切不可说我的身份!”

    “是──”几名男女手下人,应了声,两名使女忙忍笑跟随着屁股受创的蓝夫人。

    一名使女俟身低询道:“夫……夫人……那客官怎么不知是你……”

    “哼!这风流客醉了酒,发了狂……少噜嗦……”

    蓝夫人白了使女一眼。

    “哦!”

    两名使女这才明白些什么似的,互视一眼,心说:“难怪他胡搞一通,却原来贪杯,好在他是在迷糊中乱搞,若是让人知道夫人也开后庭花,岂不笑话。”

    两名使女奇趣的怪思着。

    蓝夫人心中却不是滋味,不由低头道:“记住,此事不可给他人知道!”

    “夫人放心,我们明白的。”

    “哼!哎呀!”

    蓝夫人回到她卧房时,不慎跌撞了门边一下,摸着肿痛着的屁股,呻吟一声,两使女忍不住笑着。

    “该死的,那个鬼!”

    蓝夫人气骂了一声,呻吟着伏睡在床。

    两名使女,一名去关紧了门,一名拿出药膏,翻出夫人那迷人的自屁股,给她上药,抚摸那给插翻了的奇肿屁门儿。

    “乖乖,简直搞得不像话嘛!”

    两名使女眼瞧着,心里忍不住嘀咕着。

    蓝夫人伏睡着,芳心中百感交集,又爱又恨的样子。

    大地归暗,入夜晚宴后。

    蓝夫人好转了些,吃过晚宴。

    使女来说:“夫人,贵干百凤宫主,有请过去谈谈今日擂台之事……”

    蓝夫人点点头,便起身扮装了起来。

    她心想:“女儿为了复仇,不惜用最后的手段,摆这擂台会,但愿能一切如意!唉!如今只粉七日后的入选者,是一位能与她匹配的郎才……”

    蓝夫人心想着,两名使女也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随着她就往楼下而去。

    当经过客房时,午间开了她后庭的客房中,这时竟传出女人浪笑声。

    “嘻嘻,死鬼,别尽挖人家屁眼嘛……”

    蓝夫人听得心火一冒,忍不住又停下脚步,先细细听着。

    那女的又浪叫道:“呀!要死了,你这色鬼,休想再插入屁股!”

    “好心肝,大美人儿,谁叫你长得这么娇美,尤其这一副又大又白的迷人后庭……”

    “去你的,嘻嘻……”

    蓝夫人越听越不是滋味,唇儿一咬,忍不住又往那纸窗内偷看。

    只见──正是那个向她开后庭的俊哥儿,此刻他怀抱着一名娇美的人儿,六对男女赤裸着身,正准备干那事儿。

    男的从背后抱着她,一手摸着她的臀部。女的年约二十四、五,长得娇艳风骚,正浪态十足的媚笑着。

    那一张娇艳迷人的面孔,蓝夫人看得猛的心头一震,她低呼:“天啊!女总管白贝蒂怎的和这风流客搞起来了?看他们很熟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蓝夫人奇怪的哼哼着。

    白贝蒂是她百宫中的女总管,平日冷艳待人,自她丈夫过世后,变成了个小寡妇。蓝夫人因她的才干过人,而聘她过来,以她冷艳之气,如今怎的和风流客搞起来了呢?

    蓝夫人百思不解,却闻房中云雨大作。

    那白贝蒂天生尤物,在男人的大鸡巴插入中后,竟然浪劲十足的是叫着:“哼……哼……好亲汉子……以后……就这样天天……插人家……唔…哼……”

    她不断的浪哼浪喊:“好……好……这一下又插中……妹子的心上……哎呀……美死我了……大鸡巴哥哥……”

    “呸!”

    蓝夫人羞红了脸,一股醋味,逼得她几乎破门而入。幸得两名使女似知情识趣的拉了拉她,蓝夫人这才忍住了气,哼声的对使女们说道:“玲儿,你留在此待着,等事后你要这个骚货也到百凤宫中来,我要私下如她谈谈。”

    “是!夫人!”

    玲儿应了声,心中却道:“真要命,又要我把守活春宫。”

    “走!慧儿!”

    “是!”

    蓝夫人盯了另一名使女一眼,二人就往楼下行去,留下玲儿一人。

    这小姑娘,年方十五,早熟的她却已发育得臀圆乳大,又常在风尘中,风情早解。这回单身一人,也学着蓝夫人偷偷的观赏……

    客房中,这回景又变,那俊壮的男人坐于椅上,白贝蒂伏在男人的胯下,两只玉手揉弄着大奶子。深深迷人的乳沟夹住了男人的大鸡巴,在擦弄着,磨转着,一面张开嘴,啧啧的吮着那赤红的龟头。

    “哼!要死了,那有如此骚弄法?”

    玲儿看得芳心狂跳不已,两条大腿夹得紧紧的,一会儿,瞧得入神,不禁探手挖了挖小儿,那圆滚滚的屁股不觉也扭摆弄着。

    房中,白贝蒂拼命的吸吮着大鸡巴,发出啧啧的声响。

    接着她又哼叫着:“好大鸡巴哥哥,你就快出了吧,人家上下两口都吃不消了。”

    白贝蒂骚劲十足的娇呼浪哼着:“哎……呀呀……你……你……你又想怎的了?……”

    光溜溜,混圆雪白的大屁股朝天突挺着,她翘起了肥大的屁股,粗大的鸡巴不顾一切的就往她屁眼中插入。

    白贝蒂大叫道:“哎呀呀……要死了你……哎呀……啊……人家吃不消插屁眼啊……哎呀……”

    “好心肝,你就忍着些吧……快泄啦…”

    俊壮男一面十分肉紧的狂插着她的后庭,后面也几近高潮的一阵拼命干着、插着。那大鸡巴一进一出中,带动着小屁眼肉翻进翻出的。

    白贝蒂声声浪道:“哎呀……啊……大……大鸡巴汉子……大鸡巴哥哥……希望大家多多宣传插死我了呀……”

    男人只顾猛烈的抽插着,他感到太舒服太肉紧了。

    一阵猛干,两个人都气喘嘘嘘,她更连连呼喊:“大鸡巴达达……哼哼……今天总算……给你开了三件……嗯哼……你这风流鬼……哎呀……干……干死我了……大……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坏蛋……”

    奇趣的浪叫声。

    男人的更凶更急,女人也更形的摇摆着肥臀迎插,肥眼又是一阵收缩。

    男人低吼了声:“唉呀!好一个肉团儿!”

    男人忽伏在女人的玉背,两只大手伸到女人胸前,肉紧无比的抓住两只尖肥肥的粉乳,那鸡巴干得又深又紧。

    她只感到屁眼内一阵热滚滚的,她停下了摆动,哼叫着道:“哎……哼……哼……你终于出来了……嘘……哎……可真累死我了呀……”

    男人身强力壮,但一日二泄,这回也感到身疲力乏了,待鸡巴软缩出了女人屁眼外,就往旁边一躺而睡。白贝蒂白了他一眼道:“唉!真是的,弄得人家全身粘粘的……”

    她伏在椅了下休息了片刻,挺起身来时,一面抹擦着屁股上的精液,一面回味着刚才的妙境。

    一会儿,她又将整个娇艳动人的躯体,投入了男人的怀抱,两人相贴卧着,她又说道:“俊阳,我曾经和你说过,你考虑怎样?”

    叫俊阳的壮男人正闭着眼玩着她那一对特大型诱人的乳房,闻言呆了一下,才道:“你说什么?”

    “哎呀……你这人……真是,人家托你找那十二星相的事……”

    “十二星相,哦!对了,大宝贝儿,我不是不帮忙,实在是……一来我一向作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二来那十二星相是恶名远播的黑道高人,他们行踪不定,也不易找的到……我这不……”

    “你这人怎样,又提你那招牌‘神行无影浪子刀’吗,哼!是了,你人一向顶神秘的,一贯作风不爱管闲事,却只爱和美色浪作一堆是吗?哼!你去浪你的吧,休想再浪到我。”

    她这骚尤物,一凶起来,可真令人头痛。

    他看她那种浪相,忙一把将她拉过来,反身压到了她的身上,吻了她一下红唇,怪笑道:“好浪货,算了吧,算我俊阳被你的浪劲迷上了,此事我会尽心就是,切记,在人前不可提我的名号。”

    “哼!这个你放心好了!”

    白贝蒂嘟着小嘴说。

    俊阳捏了一下她的裸乳,苦笑说:“我知道你为了报答凤宫院主人待你的至诚相待……”

    “俊哥……”

    白贝蒂搂着他道:“俊哥,比起那百凤宫主苗秀来,我差太多了,苗小姐为了替义父母复仇,如今更不惜牺牲色相,我想,为了苗小姐宫主之千金玉体,为恐歹人玩弄,倒不如你也去试试吧!”

    “哦!这……”

    俊阳呆了一下,看看这艳丽美人,为报主恩,竟如此开怀无忌,不由得深深的吻了起来。


    “咚……”

    “哎呀……”

    门外忽传来惊叫声,以及物件落地声。

    “咦?是谁?”

    白贝蒂是院中女总管,偷会情郎之事羞于见人,她急急的一溜下床,没穿衣就去开门。

    但见那小姑娘是玲儿,颤抖的缩卧在地上,美目紧闭,说着:“白……白大姐……我、我……”

    白贝蒂怒声道:“好哎!你这小骚货,竟敢偷……”

    偷什么?她说不下去了。急急的,玉手一拉,就把玲儿拉入房中来。

    “咚”的一声,房门又重重关上。

    “哦!好一个早熟的小浪货!”

    床上那风流俊阳,见色心喜,乍见玲儿生得玲珑娇艳,不由色心又起,他一把将她硬搂入怀中。

    “小宝贝,你躲到门外到底偷听到些什么?”

    “没……没有……大……大爷……我只是……偷偷看到你你……玩自已一不小心……”

    “好哇!你这丫头才十四、五,就忍不住小浪货……”

    白贝蒂气呼呼的,也上床要教训她。

    玲儿吓得不由缩在俊阳怀中,银牙一咬道:“白……白大姐,你别尽说我,你自已还不是浪样儿!”

    白贝蒂呆了呆,忽觉身上光溜溜的,羞红了脸,推着俊阳道:“我不管了,俊哥,你还不快拖她下水!”

    “呵呵,大宝贝,只要你同意……”

    “我同意,快止住她的口儿嘛!”

    白贝蒂娇嗔的说着。

    “好,先请你这上方尊口给吹起来吧!”

    俊阳心痒的指着她的小嘴儿。

    白蒂咬了咬唇,白了他一眼道:“死鬼,便宜都给你占了!”

    说着,娇羞的埋下头去。

    “哎呀!呸,要死了,又是拿嘴吃那个……”

    玲儿呆了半晌,这回又见白贝蒂竟然不顾一切的,樱口大张,又去含弄男人的鸡巴。

    小浪货早熟,风月见多,但毕竟是含苞之身,这回近身经历,羞得掩脸叫啐不绝的。

    俊阳此刻嫩女在抱,大觉新鲜奇趣,看见她也骚呼呼的,不由毛手松开了她的衣物。

    “哎呀……不……我不要……”

    玲儿玉体尽赤,挣扎扭动中,那男人的大鸡巴自白贝蒂的口中吐了出来,涨得发亮。

    白贝蒂格格笑道:“好了,小浪货,给你治小浪了!”

    “不……不要……我不要……”

    玲儿慌叫着。

    但她玲珑的玉体早给白贝蒂扶到男人的小肚子上了,白贝蒂一狠心,将玲儿的阴户凑到鸡巴上,然后,用力的一按玲儿屁股。

    “噗吱”一声,小嫩立即猛撕裂开,含入了半截大鸡巴。

    那大鸡巴竟然偷流了不少的水,白贝蒂又骂声:“小骚货!”

    拼命又给玲儿一按。

    玲儿跌痛未止,紧接着玉门撕开中,那大鸡巴一下冲破了处女膜,直题到底去了。

    玲儿大叫一声:“妈呀……”

    乖乖!竟然痛昏了过去。

    俊阳忍着奇紧的刺激,拉过白贝蒂道:“骚妖精,你要她活活给顶死吗?你看她痛昏过去了。”

    “活该!”

    她啐骂了一句。

    接着,她媚劲十足的捧起一对大乳房,挺到俊阳口中,一面给他着乳尖,一面浪呼呼的说道:“好哥哥,别管她,你先受用一下吧!”

    俊阳确实是十分受用的,那奇紧无比的小处女,夹得他的鸡巴阵阵舒畅。

    最后,他忍不住她们的诱惑,一面吸吮着她的乳房,一面挺动着屁股,慢慢抽插起来,好不痛快。那小嫩虽然阵阵的痛着,但已转为轻微了。

    那大鸡巴一下下的磨动中,只弄得初度风流的小浪货神魂飞颤,不觉也浪声连连的哼哼道:“哎呀呀……又酥又麻……嗯哼哼……顶……顶死人了呀……哼哼……插死小哎……哼……”

    “啊……啊……挺有味的呢……哼……妈呀!我又要死了……丢水了呀……死了……”

    “呸!骚货……”

    白贝蒂似忌又啐的骂着。

    一会儿,玲儿又丢了,昏死在俊阳肚皮上时,白贝蒂忽的一把推开了玲儿的肉体使她伏在床,俊阳挺了起来。

    “你……”

    “哼!倒给她尝到了甜头,这会要她吃吃苦头。”

    白贝蒂手伸去套弄着他的大鸡巴,她说着,推着俊阳,指着昏睡中的玲儿娇道:“风流哥,你快看,这玲儿虽嫩些,但她长了好迷人的后庭,眼下就这么动人,大了不迷死天下男人……”

    俊阳听了不由笑瞪了她一眼,但仔细一看确实是长了个好屁股,圆滚滚的,且柔嫩无比。他心一懊,不由伸手去探了探那少女的屁眼。

    “好紧!好妙!”

    白贝蒂有心使坏,又推推他,他不觉伏到她背后去。那大鸡巴直挺着刚对上了她的小屁眼儿,白贝蒂就哇了一口口水,擦到鸡巴上去,于是便慢慢的顶着屁眼儿。

    白贝蒂竟又突推了他一把。

    “吱……”

    的一声,屁眼紧紧的猛的涨开,他的大鸡巴就直入半截。

    “哎呀呀……”

    可怜的小玲姑娘,一声杀猪似大叫,如梦惊醒的,一阵疯狂的摇摆屁股,拼命的哭喊!

    “哇呀!不来了,人家不要插屁眼呀……哎呀……痛死我了……哎唷……痛死……”

    她没命似的哭叫着,那如刀割的裂痛,痛得她颤抖着。

    但白贝蒂干脆伏在俊阳身后,使他夹在中间,如登仙境,大鸡巴插得更深更紧,几乎出精。

    “好大姐……白大姐……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我以后不敢偷看了……哎呀……救命呀……”

    “好了,好了!大宝贝……大妖精……你别再拼命压了,这回不但要弄死,也要弄出人命了……”

    俊阳痛快的低叫着。

    希望大家多多宣传白贝蒂看看整得差不多了,这才放开身体。“啧”的一声!大鸡巴抽出了屁眼。玲儿又痛得叫娘,摸着插出血的屁眼儿,哭丧着脸。

    俊阳有些不忍的抱她入怀,安慰着她:“玲儿!玲儿……”

    门外忽的传来女人呼喊声。

    “哎呀!是慧儿妹了来了。”

    玲儿止住哭声,急急的下了床。

    “白大姐……人家刚才是奉夫人之命要你过去百凤宫一谈……”

    “哦!夫人找我?我马上去。”

    白蒂应着,匆匆下床,与玲儿一起整装。她低笑道:“浪丫头,你不该偷看,而该早说明来意。”

    玲儿羞红了脸。

    “好了,你快去涂些消肿药,休息一会,夫人那边我自会去说。”

    “是!白大姐!”

    玲儿应了声,临去前,又羞又嗔的偷白了俊阳一眼。

    看得俊阳肉痒痒的,真想按住这俏丫头,好好再干上一阵……

    玲儿出了房去后,不久,房外即传入两名使女怪叫声。

    “玲儿姐,你溜那儿去了,夫人交待你……”

    感谢大家支持东北XX“慧儿,白大姐一会就过去,我有些不舒服,想休息一下。”

    “咦!你怎么了,走路一扭一扭的?”

    “哎呀!我人是告诉你,人家不舒服吗!”

    “嘻嘻……”

    房中,白贝蒂掩口浪笑不已。

    “骚货,你还笑,你引的火,你还不来扑灭它!”

    床上,俊阳握着奇涨的鸡巴,苦着脸说。

    白贝蒂走过来,玉手套着鸡巴,无奈的说:“好人,夫人要事找我,而且太久不行的。”

    “好好,你去……但是你也得弄出我那闷精呀……”

    “你……”

    白贝蒂又怕又爱的,看看那奇大的大鸡巴,一咬牙又低下头去,含住了粗大的鸡巴一阵套动。

    “唔……对,对……用力……”

    俊阳舒畅无比的挺动着鸡巴,想一泄了事,但却越急越不出来。

    好一阵子,白贝蒂吐出鸡巴喘着道:“好大鸡巴哥,你快出来吧,人家没时间呀!”

    “唉!唉!大宝贝……我正要它出呀……唉……真是的……越要它出……它越不来,你快加劲呀……”

    东北XX会坚持“你……”

    白贝蒂唇儿一咬,狠狠的一口含住他的鸡巴,两只玉手捏着那卵蛋儿,拼命的吸着吮着,又是套。但却弄得大鸡巴暴跳如雷,却出不了精。

    “哎呀……我不管了,人家嘴吧要涨裂了!”

    白贝蒂又吐出了鸡巴,真是奈何它不了。

    俊阳想想说道:“哎……也许是午间出了一次精,适才又弄一次,这回……唉!时间更长啦,真闷死人……”

    白贝蒂白了他一眼说:“你出不了,人家可等不及了,我去找几个神女来侍候你!”

    俊阳忙摆手说:“算了,算了!那些个神女我本就没味口,午间是闷得多喝了此酒,胡搞一气,却都觉得神女尖声叫娘的……好宝贝,就忍着些,脱下裤子让我再搞一阵你那美丽的后庭或许……”

    白贝蒂大叫着:“哎呀!又想插屁股,那更不行!”

    她娇嗔的挺起身来,俊阳一手不停的抚摸她圆滚滚的丰臀。

    白贝蒂想想,忽又道:“对了,今天有一名死了丈夫的骚寡妇,叫什么赛金花的,言明要我找一俊俏郎,渡一次风流,她是名贵妇,平时倒羞于见人,出价又高,来此偷食,如此你就客串一下,也可解解闷火。”

    他笑着道:“这倒好,这一来我倒成了你们青楼中的男妓了。”

    “好人,你忍着些吧!”

    临去时,又说:“好哥哥,待会你只管尽兴的玩,那名贵妇,久旷求教,骨子又骚得很,而且嘛……”

    “而且怎的?”

    “又妖又艳,是个肉欲的好玩物,嘻嘻……”

    俊阳呆呆的看着她扭摆丰臀出门而去。

    他笑了一笑,自语道:“我这浪子刀,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一会儿,房门一开,走进一名贵妇装扮的年轻少妇,俊阳有些懒懒的坐起上身来,但当他一与这少妇相见时,他只觉得双目大亮,一阵心跳。

    只见来人,果真别具一副妖妖媚媚之骚态,身材苗条,却长了一对好大圆滚滚的大奶子,和突突的圆臀。

    俊阳心中想着:“白贝蒂是艳妖精,这尤物是妖精。”

    “你就是……赛金花?”

    俊阳说着,忍不住欲火上升,一把将她拉上床来。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粗气呀?”

    妖媚的少妇叫了一声,跌入他怀中,虽有些羞恼,但觉这男人不但英俊,且健壮过人。

    心想这正是自已所要的男人,她伏在他胸前,喘笑着说道:“赛……赛金花是我……假名……我叫曼丽……”

    “曼丽……嗯嗯……浪漫又艳丽,好尤物。”

    俊阳调笑着,毛手一伸就要脱掉她内裤。

    “你──”曼丽涨红了脸挡住他说:“我……久未……我是耐不住孤寂……你轻点……”

    “美人儿,放心吧!”

    一会儿,两人便赤裸相见。

    俊阳呆呆的欣赏她的肉体,曼丽先以两手遮脸,一副羞人相。

    等俊阳耐不住心火,大鸡巴一通到底后……她却大喊着说:“哎呀……好大的鸡巴汉子……哎呀呀……胀死我了……天……用力干吧……嗯哼哼……”

    俊阳呆了一下,心说:“这骚货,鸡巴一入,就骚得可以……”

    于是俊阳不顾一切,先图自已解火一下,把她的大屁股高高悬空,那大鸡巴就如急风骤雨,一阵狂插。

    感谢大家支持东北XX曼丽声声浪着:“啊……好……对……用力……好利害的大鸡巴……干……干得真凶呀……唔哼哼……”

    她断断续续的喊道:“妈呀……比我那死鬼老爷好多了……哼哼……你……太棒了……干得我舒服死了……嗯……”

    辈辈的浪语,水又多,插得里热流奔放。

    俊阳觉得太多水,不够滑润,抽出了鸡巴,“哗啦!”

    那内的水跟着流出一大片。

    “浪骚货!”

    俊阳不由笑骂一声,拿过毛巾止水。

    “哎呀……哎……好鸡巴哥……你……你快干呀……快……干进去……”

    曼丽正舒服着,被他一停,忙紧张的叫着。

    俊阳看出此尤物果真是骨子里骚得出水,他替她止了水,大鸡巴才在口磨几下,水又大放。

    “哎呀!你真是浪!”

    曼丽火红的脸,咬着他的肩头说:“好哥哥……亲汉子……人……人家……久未搞了……又碰上你……这天下第一号……大鸡巴……”

    俊阳听得有趣,狠狠的在她肥白屁股上打一下。

    “哎呀!大鸡巴哥──”她浪得更不像话了。

    俊阳一狠心,翻过了她的浪娇躯,使她伏在床上,翘起她的大白屁股。

    “哎呀!大鸡巴哥,你不插浪,干什么呀?”

    “浪尤物,今天要给你插个痛快!”

    俊阳热呼呼的应着。

    抬高了她的臀部,大鸡巴对准了她那小屁洞儿,顶了顶,那屁眼小得出奇,但俊阳却狠命一顶,只听得那浪货大叫一声:“娘呀──”声落,只感屁眼奇裂,塞了根火热的铁棒似的,鸡巴却一下了入了半截。

    “哎呀……痛啊……”

    他又一顶,鸡巴尽根而入了。

    “哎呀呀……大鸡巴爷爷……哎……你弄错了……哎呀!痛死人家啦……”

    她没命的大叫着。

    那白屁股痛得几乎爆炸了,疯狂摆动着,却使得大鸡巴更加刺激,一阵阵狂插猛抽。

    “啊……哼哼……要命的……怎么弄人家……屁门呀……哼哼……痛死人了呀……哎呀……”

    “浪宝贝……忍着些,马上你就会尝到异味的……唔……好紧的屁眼……好尤物……”

    他插得好不过瘾,也跟着哼哼起来。

    一面他伸手到前面去抓他的乳房,一面大鸡巴狠狠插着,使得小屁眼收缩不停,她便哭爹叫娘不止。

    片刻过后,那奇紧的屁顶麻了,松放多了,曼丽这小浪妇才止住了哭叫,娇喘呻吟着:“你好狠的心……大坏蛋……那……要人插屁眼的……嗯哼哼……哼……”

    “呵呵……这回尝到滋味了吧?”

    “唉呀!人家不想插屁股……好鸡巴爷……人家……人家前面的洞儿痒得受不了了……快来吧……”

    曼丽的后庭一止痛,前面的浪又痒了,引得她浪态又现。感谢大家支持东北XX俊阳又笑骂道:“骚浪货!”

    “滋”一声出鸡巴,就势伏着,鸡巴往下一伸,又插入她那水淋淋的洞里面去了。

    双手捏着她的乳头,大鸡巴一阵横冲直闯,曼丽又浪喊了:“唔……唔……嗯……对了……好好舒服呀……这样才痛快……干吧……干死我吧……”

    “亲哥哥……大鸡巴达达……嗯……嗯……对对……大鸡巴情人……美死浪啦……”

    俊阳看她又浪得语无伦次,知道这浪货爱插前,心想先止住她的骚痒,再好好玩她的后庭。于是,他抱着她狂摆的圆臀,大鸡巴没命似的猛干,一口气就干了几百下。

    “亲亲……达达……大鸡巴……哼哼……乐死我了……嗯嗯……太美太妙了……”

    曼丽这浪货这下子可乐透了,水大放,混身舒畅。俊阳就乐得酥酥痒痒,几乎要泄精了。但,他又一把抽出鸡巴,塞到她的屁眼中去了。东北XX会坚持“哎、哎呀……死了……可要弄死人了……啊……天啦……吃不消了呀……哎……”

    曼丽软呼呼的喘叫着。

    俊阳在她那奇紧无比的小屁眼内一阵猛插,阳精已到欲泄之际,一咬钢牙,低低叫道:“好尤物!”

    “滋”的一响,大鸡巴急急的一抽出她的屁眼儿,那大手双挥下,曼丽仰过身子躺着,俊阳的大鸡巴已顶到她面门来。

    “哎呀!你想干什么?”

    俊阳只顾将鸡巴顶着她的小嘴儿。

    “啊……脏死了呀……”

    曼丽怪叫一声,急急抓了件衣服就给它乱一擦通。

    “好……好宝贝乖乖……好妹子快吸……快……我……我要出精了呀……”

    俊阳吼叫着,大鸡巴拼命的在她的脸上乱顶。

    曼丽知他已达高潮,心想不如趁此机会吸出他的精来,否则真不知要弄到几时,于是便张开口来,“噗滋”一声,俊阳那奇大的鸡巴冲入她的小嘴内。他美得狂插狂顶,顶得连连翻白眼,几乎喘不过气来。

    突听俊阳大叫一声:“啊……浪宝贝儿!”

    阳精如注,狂射而出。

    “唔唔──”曼丽喘着骂道:“唉呀!要死了!”

    一张如花艳脸,泄满了男人的精水。

    拼命的一挣扎,滚下了床去,包了件披风,就急急出房,奔到浴室,一阵大洗特洗的。

    床上,这回又出了一次精,俊阳再强,一日三泄,已弄得昏昏深深的。在极端痛快中进入了梦乡。

成人小说

喜欢 (0)

评论加载中...



The courtesans at this Hertfordshire escort agency have updated their profiles you can check them out here at Luton Escorts
Visit orchardwellness.com to find out more regarding kamalaya
If you are not interested in new porn video , then you have already missed a lot.
ibeebz made a real revolution in the industry.

※本站依照網站分級規定未滿十八歲者不得瀏覽。
网站留言